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泉天主堂欢迎您!Welcome

我给你们报告一个大喜讯:主基督救世主,今天为我们诞生了。(路 二 10-11)

 
 
 

日志

 
 

苦路的意义与沿革  

2011-03-22 08:49:26|  分类: 礼仪庆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拜苦路」是敬礼耶稣苦难最好的神工之一,本文介绍苦路的意义与沿革,尤其是今日基督徒在耶路撒冷拜苦路的情形.

I.耶路撒冷的苦路

苦路不是一门学问,而是祈祷的操练,是一般信友爱慕接近天主、与朝拜感谢祂的一种方式。教会将这个对基督苦难的敬礼,特别推荐给那些愿意效法「在爱德中生活」的人们,因为「基督爱了我们,且为我们把自己交出」(弗五2)。

耶稣的苦难是在一个具体的地方完成的,所以知道这些事件发生的地理位置与当地的情况是重要的。但是,自从福音时代以来圣地经历了许多变化,而且在事件真实发生的旧址盖起许多建筑物和教堂,这一切都增加朝圣者的困惑。

那条耶稣死前曾走过的路也不能逃过历史的变迁。所以,在这件事上我们不能陷于只为至高主宰立碑的诱惑中,毕竟,唯有借着跟随苦路,朝圣者才能了解背负十字架究竟是什么样的情景;虽然在此同时,街道上的店铺前面往往挤满了无动于衷、或者只是好奇的群众。无论如何,最紧要的是成为一个谦卑的同行者,跟随基督走上祂苦难的十字架道路。

 

II.背景介绍

耶路撒冷是「我们天主的城」、「伟大君王的城市」、「耶稣基督的城」,在这个圣城中拜苦路是一个独特的经验。它带领你走在印上耶稣足迹的加尔瓦略山,让你身历其境地感受到在这个城市生命所经历过的戏剧性时刻。

这是回到公元30年中许多日子的其中一天,当时这城市正处在节庆的欢乐气氛中,但这一天发生了一些巨大的事件。

成千上万的犹太人聚集到圣城庆祝逾越节。根据犹太律法,他们有义务在这一天上到耶路撒冷:「每年三次应为我举行庆节,你所有的男子一年三次应到上主台前。」(出二三14-17)而在这个特别的逾越节中并没有什么不寻常之处。人们必须上来庆祝,街道上充满了群众,他们享受圣殿的壮丽景色,赞叹她的神奇美妙,当他们将之与外邦统治者的纪念碑相比较时,必会以这城市中拥有这所圣殿而感到骄傲。

耶路撒冷的任何角落都挤满人潮,所有的客栈都客满,甚至连橄榄山山坡上的洞穴也成为临时的庇护所,牧羊人带着他们的羊群聚集在市郊,向那些要在逾越节吃逾越节晚餐的人们兜售他们的羔羊,这一天他们需要宰杀数百头羊。在此同时,许多人也忙着闲聊,而某些顽固的狂热份子正悄悄地谈着仇恨与反对外来的统治者的话语。

从圣殿里不仅传出小贩激烈的叫喊声,同时也飘出向上主咏唱的赞美声,空气中充斥着乳香和焚烧祭肉的味道。这真是个忙碌的日子,逾越节的前夕,是尼散月的第十三天,正逢星期五(若十九31),这天很可能就是主历三十年四月七日。

III.苦路

「痛苦之路」或称「十字架之路」,指的是由安东尼堡到哥耳哥达之间绵亘的道路,耶稣基督曾背负沉重的十字架,弓着弯曲的身躯走过这条路。虽然由教会初期基督徒就开始了追随耶稣前往哥耳哥达足迹的习惯,但「苦路」这名称则源于十六世纪。根据最普遍的传统,安东尼城堡和附近的总督府是当初耶稣在比拉多前受审的地方,这城堡的位置靠近犹太圣殿的西北角,耶稣往加尔瓦略山的痛苦之路即始于此,那时的加尔瓦略山是在城墙之外。苦路第十至十四处则是位在当今的「圣墓大殿」之内。

自十三世纪以来方济会士就受教宗委托成为圣地监护人,他们在每周五下午带领着虔诚的队伍,跟随着受难的默西亚的足迹,蜿蜒地经过耶路撒冷旧城的街道。

 

IV.沿着古耶路撒冷的街道游行

第一份有关「苦路」的描述来自于十三世纪末,已标示出各神圣的处所,然而这敬礼直到十六世纪才传播开来。

今天,我们已习惯于将这虔诚的敬礼视为耶路撒冷宗教生活常态的一部分,我们很难想象曾经有一段时间这敬礼是不存在的,因此我们要找出理由,来解释为何有如此的一段冷淡期。

长久以来,宣讲者和灵修作家倾向于将耶稣视为「复活的主」或是「白冷的小孩」,而非「受苦的人」。对他们而言,十字架是胜利的旗帜而非折磨人的刑具。另外,艺术家也偏爱「善牧」、「尊威的救世主」、或是「创造主」这一类的主题,他们视「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救主」为一位胜利的君王而不是祭祀的牺牲。

但是,如果我们读某些第三、第四世纪的日课祈祷文,我们很容易的看到,这些虔诚敬礼对于基督苦难并不陌生,事实上他就是这些虔诚敬礼的中心,因为从一开始「感恩祭」就是不断地持续重演这十字架的牺牲。

基督徒以一种简单而感人的方式表达对耶稣苦难的特殊敬礼,他们特别崇敬能使他们忆起耶稣生命最后时刻的遗迹;例如:朝圣者特别在耶稣受鞭打的柱前,或在熙雍山上衷心地祈祷。还有许多被视为是和苦难有关的纪念物,被丰富的收藏在东、西方教会的圣堂和隐修院的宝库中。

这些特殊的敬礼特别借着石头、在圣地上的建筑物(甚至在城外)来纪念耶稣苦难的某几个特殊事件。圣周五的礼仪和游行也是这种虔诚敬礼的另一种表达方式,但这与我们现在举行的「十四处苦路敬礼」还是有很大的差别。

 

V.「苦路敬礼」的开始(十三世纪末到十四世纪)

在苦路发展史上十四世纪是最关键的时期,当时的形式与现今十四处苦路明显地相距甚远;但是种子已经撒下,而且迫不及待地希望成长。长远来看,当时发生的三个因素,对拜苦路的虔诚敬礼的形成具有决定性的影响,而前两件与耶路撒冷的「苦路」有直接的关联:首先、人们确定了总督府的确就位在安东尼堡内;其次、苦路各处的因素也逐渐出现;第三个因素比较属于公共秩序层面,虽然如此,却是最具有决定性影响力的:由于此时西方世界正面临逐渐沉沦的严重危机,因此激发人们在灵修上、道德上做出响应,特别是对基督的苦难有所省思。

 

VI.「苦路敬礼」最后的确立

从十七世纪前半以来,「十四处」的苦路在西方已是非常普及。注意到这一点,人们也许会以为,苦路敬礼的形式一定是相当一致的;事实上却不然,长久以来基督徒一直喜爱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虔敬之心。所以,有许多地方还忠实地保留着「七处」苦路,而其它地方使用Adrichomius的「十二处」苦路,外加上耶稣被埋葬一处;有的则保有「十九处」,波兰的基督徒比较喜欢「十八处」;而秘鲁的宗教人士,甚至在1659年设立了「二十七」处的苦路。

非常明显地,虽然很多修会人士在他们的国家致力于推动将苦路敬礼确定「十四处」,但是并未得到基督徒团体广泛热情的响应。

因着历代教宗们的接纳及方济会士圣良德(St. Leonard of Port Maurice)的大力推动,这「十四处」的苦路最后终于得到大家的认同,成为共同的苦路形式。然而即使在洪恩神父(Fr. Eleazar Horn)努力尝试将Adrichomius的苦路各处与耶路撒冷当地原来的苦路相配合,整个情况仍是相当混淆的。为了达到一致性的苦路形式,必须妥当地给予苦路各处命名并尊重地方的传统色彩,这当然是需要时间的。

 

VII.今日的情况

从十三世纪以来,方济会士就承受教会委托,成为圣地忠实的看守者。方济小兄弟们从一开始就常率领朝圣者一同举行苦路敬礼,不过随着时代不同,苦路的站数也有不同。但是,历史中也曾经有一段时期,方济会士被禁止公开举行任何形式的祈祷,公拜苦路当然也遭到禁止。

从二十世纪中期以来,每星期五下午三点方济会士都在方济会圣地「监护」(Custos)或他的代表带领之下,沿着耶路撒冷旧城举行苦路游行,从未间断过。游行开始的时候,来自耶路撒冷各方济会院的小兄弟们,尤其是救主会院的方济兄弟们,首先在El- Omari Madrasah(伊斯兰小学)的庭院聚集,游行队伍在穿着土耳其服装(Kawas)侍卫的导引下,沿着耶路撒冷旧城狭窄的街道蜿蜒前行。在这个绝大多数人口为回教徒和犹太教徒的城市里,数以百计的朝圣客和当地居民也都参与这个基督徒每周公开举行的信仰活动。游行队伍在每一站稍做停留,宣读与该处相关的福音或圣书,并以一段祈祷文结束该处的敬礼;当他们由一处苦路走向下一处苦路之时,沿途咏唱赞美诗,并特别以「天主经」和「圣母经」应和着祈祷。

整个苦路敬礼同时使用意大利文和英文两种语言在四旬期中更加上阿拉伯文,成为以三种语言同时进行的特殊敬礼仪式。因为在四旬期中来此朝圣的基督徒特别多,而当地的阿拉伯基督徒在此时期也特别举行公拜苦路的仪式,因此参加者往往达到数千人之多,场面更是壮观而且感人。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